“希望让更多埃及人了解相声艺术”_伊萨姆

“希望让更多埃及人了解相声艺术”_伊萨姆
“期望让更多埃及人了解相声艺术” 图为伊萨姆(左三)为学员授课。 本报记者 周 輖摄 身着唐装,手打快板,脑袋跟从节奏有规则地晃动,用中文流利地说着“小巧塔、塔小巧”……埃及小伙子伊萨姆在开罗市中心的活动室正扮演着相声《绕口令》选段。同学们集合一旁,一面观摩,一面摇动手中快板,有模有样地跟着“相声教师”伊萨姆操练起来。 从本年11月起,每隔两周的周五上午9点到12点,“相声遇上埃及人”训练班都会在开罗如期举行。本报记者来到现场采访时,一群埃及年轻人力争上游地向记者介绍自己的中文姓名,叙述他们学相声的故事。绕口令声、快板声、欢笑声交错在一起,气氛非常火热。 伊萨姆是埃及艾因·夏姆斯大学的大四学生,他曾在北京大学沟通学习中文近一年。在我国日子期间,他偶尔接触到相声后,就对这门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他拜师学艺、不懈操练,还获得了登台扮演的时机。回到埃及后,他与相同喜爱相声的朋友侯萨姆一起开设了“相声遇上埃及人”训练班,免费为那些对相声和中文学习感兴趣的埃及年轻人做训练。 “相声对埃及人的吸引力很大。第一次开课就有40多名同学参与,其间还有一些是不会说中文的同学。虽然水平还有限,但我必定尽我所能,把我知道的全都教给他们。”伊萨姆说,在课堂上,他们既介绍我国相声开展前史等理论知识,也教快板、绕口令等实操内容。因为文明差异,段子的笑点在哪里、节奏怎么把握,解说起来都需求花费不少时刻。要又快又好地念台词、打快板,更需求重复操练。令人欣慰的是,大部分人都坚持了下来。参与训练班的不少人乃至是从周边城市赶来。贝尼苏韦夫大学学生伊萨拉向记者介绍,为了按时上课,他都是提早一晚从贝尼苏韦夫市搭车来到开罗。来自伊斯梅利亚市的两名学生则是早上5点就搭大巴赶来,往复需求近6个小时。 “我国文明博学多才,经过学习相声,咱们可以更深化地领会其间的微妙。”正攻读中文专业的女学生拉赫达在笔记本上鳞次栉比地记取拼音注音。她对记者说:“为了精准发音、记住台词,我每天都在操练。我期望下一年能参与‘汉语桥’竞赛,在台上展现新学的这门相声艺术。”穆罕默德则自傲地表明,他课后只花了几个小时,就能精确背诵出台词。他向记者共享经历:“先了解其间的意思,再背诵起来就不难了!” “我很享用学习相声的进程。”训练班“合伙人”侯萨姆与伊萨姆协作扮演时,扮演“捧哏”人物。近年来,他跟着网上视频自学了不少段子,期望自己学好中文后到我国持续拜师学艺,提高水平。“我的‘相声梦’不仅是自己能学会中文相声,并且期望能协助更多埃及人用中文、阿拉伯语去扮演相声,让更多埃及人了解相声艺术,让埃中两国文明完成更多沟通互鉴”。 (本报开罗12月27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28日 03 版)延伸阅览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